距离展会开幕还有: 天    |    咨询热线:020-37276835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专访 > 【创业故事】“沃格”邹宾堂:不被命运折服的家居“理想家” 返回上一页->

【创业故事】“沃格”邹宾堂:不被命运折服的家居“理想家”

作者:博骏传媒 发布于:2018-12-19 点击量:3162


沃格全屋定制


沃格家居董事长邹宾堂

沃格家居董事长  邹宾堂


沃格全屋定制家居的80后掌舵人——邹宾堂,为人极其低调,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如果80后是“垮掉”的一代:任性、肆意,不吃苦、不吃亏,然而邹宾堂的人生经历与大多数的80后大相径庭。

出生在江西农村,因为家境贫寒,高中缀学,17岁开始为生活奔波,刷过盘子、洗过车、待过电子厂流水线……一次次不甘命运的安排,一次次拼尽全力折腾,一次次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

2009年,只因看中全屋定制的发展前景,放弃了江西省最大的滑动门制造厂生意,把生产基地从江西南昌迁到广东佛山。这背后的魄力、付出的代价,以及财富的变化、心理的落差,谁能体会?每一次折腾,每一次坚持,都为了成就心中的梦想。“认真的人改变人生,坚持的人改变命运。”也许指的就是像邹宾堂这样的命运强者。


贫寒,激发极强的奋斗欲望


邹宾堂1981年出生在江西上饶农村,姊妹众多,家境贫寒;为了帮家里减轻负担,酷爱学习的邹宾堂不得不早早辍学,开始谋生计。正是因为从小的贫苦经历刻骨铭心,所以他强烈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这样,贫寒不但没有打倒他,反而激发了他极强的奋斗欲望。


办公楼(外景)

办公楼(外景)


17岁那年,高中尚未毕业而不得已辍学的邹宾堂在当地一家摩托车修理铺跟着师傅当学徒。当时的摩托车修理是个很赚钱的手艺活,原本计划学成后攒钱自己开修理铺,改善家里生活条件,谁知师傅半途离职。

听闻广东出路多,于是,17岁的邹宾堂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倔强劲儿,只身闯广东。由于学历低,只能从事比较初级的工作:洗车、端盘子,在电子厂的流水线上做普通工人。当时,邹宾堂最大的奢望是:能够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三餐有饭吃。

邹宾堂在工厂一待就是三年。那时,他上铺的四川同事已经在流水线干了7年,却依然会为生计发愁。在工厂流水线上赚钱谋出路的希望破灭,于是,他琢磨着: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发展出路呢?


办公楼一楼大厅

办公楼一楼大厅


他发现工厂周边的小饭馆生意红红火火。当时工厂的食堂伙食极差,周边的小饭馆承载着改善工人们生活以及娱乐聚餐等功能。恰好有个四川人开的饭店要转让,转让费两万块。邹宾堂觉得机会来了,异常兴奋,打电话回家希望父亲帮忙筹资。当时,作为一名小学教师的父亲,月工资才几百块,听说要筹借两万块钱,那简直是天文数字,坚决否决。邹宾堂开小饭馆谋出路赚钱的想法夭折。

广州“淘金梦”破碎!之后,19岁的邹宾堂随即回到南昌,在建材市场当搬运工,开始真正接触建材行业。


19岁,倒腾建材配件赚得第一桶金


回到南昌后,邹宾堂在建材批发部当搬运和送货工人,虽然每个月只有300块的工资,却是邹宾堂人生的转折点。

邹宾堂干活勤快主动、分析思路强,还善于发现商机,深得老板的赏识和支持。当时赚钱是靠信息差,将配件批发到各个建材市场的各个门店。通过自己接触的批发商,邹宾堂不但掌握了货源信息,还得到老板的支持:先拿货,再付帐,资金压力不大,就开始大胆倒腾。


沃格全屋定制


通过两年的一点点积累,21岁的时候,邹宾堂有了自己第一个经营部,经营扣条、地板垫的地垫、地角线等地板配件的批发。当时,虽然不懂“客户黏性”这个词,但邹宾堂平时经常帮客户搬搬东西、卖卖货,交流非常多,所以客户黏性做得很好。

通过悉心经营与服务,邹宾堂把批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把产品批发到各个地级市、各个县城,每年有两千多万销售额,做成了江西省最大的地板配件批发商。

然而,好景不长,对于刚刚21岁的邹宾堂来说,成功来得太快了,导致过分自信,甚至膨胀。


过度膨胀,栽了跟头


因为通过地板配件可以接触到扣条,通过扣条又可以接触到铝合金,所以邹宾堂开始做一些铝合金的材料批发。结果,在这个过程中栽了跟头。过度的自信,导致判断失误。

配件批发生意跟供应商一样,都需要欠帐。但随着客户越来越多,邹宾堂办公室的整个墙面都挂满了欠帐单,客户做得越多,资金流需求就越大,他最主要的工作就变成了收帐,为此耗费了很大的精力。邹宾堂觉得这样下去很没意义。


沃格全屋定制


他开始寻求别的发展机会,很快就在南昌做起了移门材料批发。当时在江西做移门生意的如果不知道“邹宾堂”,那一定是在这个行业做得不太好。

邹宾堂做生意,思路转变很快,“人无我有,人有我变”,是他一路走在前面的秘诀。当移门竞争加剧,利润透明化之后,他就开始转型,引进时尚玻璃型材并结合自己批发的型材,开始制造衣柜成品。


品牌意识萌芽,舍弃批发


转型做成品之后,邹宾堂有意识地找互补的合伙人,有意识地塑造品牌。他找来西安美院毕业的朋友做合伙人,负责设计。两人分工明确,邹宾堂有材料的工艺能力,合伙人有设计能力,默契配合。两人定了品牌名称:固欧。虽然当时还没有很系统的专卖店概念,但是要求经销商的门头必须要打“固欧”,增加黏性。统一产品、统一门头、统一画册,在两年内,迅速覆盖了江西的99个县市,整个江西被全部覆盖。


沃格全屋定制


2006年,邹宾堂到广州展会参观,感觉定制家居行业是个发展趋势,便想做品牌代理。他当时选择了两个定制家居知名品牌,并且进行了实地考察。之后,回到南昌租好铺面,月租金1.2万元,期待大干一番。

然而,事与愿违,两个品牌的业务员都没有做上门服务,这让邹宾堂“老虎吃天,无法下爪”,装修都不知道怎么下手。但是每个月1.2万元的铺面,却是真金白银的损失。

怎么解决?经过一番打听,杭州的朋友帮忙生产产品,简单填满了店面,但是压根儿不知道还要招聘设计师、安装师,需要上门量尺、设计、出图、安装等。

出乎意料的是生意很火爆,但每一单都亏钱。为什么会亏钱?因为不会量尺,不会画图,经常出错;和工厂配合不畅、设计出错,各种问题导致接单越多亏得越多。眼看到嘴的肥肉,吃不着!生意送上门,却因为生产的问题解决不了,天天亏损。


分歧,不惜代价追求自己的目标


爱折腾的邹宾堂决定自己生产柜体。从移门到柜体,看似简单,实际牵涉各种风险。因此,他和搭档产生了很大分歧。到底是干,还是不干?邹宾堂认真思考,认为这是一个趋势,必须干!搭档又坚决不同意。

年轻气盛的邹宾堂决定自己干,甚至连自己的股份都舍弃了,2008年在江西南昌正式成立VOUGUER沃格品牌,先从移门入手。这和原来的搭档又成了竞争对手,擅长业务的邹宾堂显然有明显优势。为了避开不必要的互相伤害,再加上此时已经野心勃勃的邹宾堂希望到外面更广阔的天地施展手脚,于是,2009年年底邹宾堂把生产基地搬到了广东佛山。拉着一大货车乱七八糟的设备,租了1000平的厂房,依然从移门开始。经过三年的发展基本上立足脚跟,并于2012年底全面启动“整体衣柜项目”。

2013年,整个定制家居行业已经处于蓬勃发展的状态,不仅在空间结构上,而且在颜色把握和产品上都在不断升级。而那时的VOUGUER沃格还处于起步阶段,基础很薄弱。

邹宾堂介绍,2013-2014年基本上处于学习摸索的阶段。通过移门积累了全国800多家客户,由于生产不顺、产品没有竞争力等等一系列原因,这些客户根本没有实现与柜体的有效转化,但当时的客户有需求。


沃格全屋定制

 

邹宾堂是个非常善于总结和反思的人,他说:“回头想,是我错过了机会,如果2009年一到佛山就直接生产柜体,正好能赶上那时整个定制行业增长的势头。2013年再生产柜体的时候,时间上已经有一点晚了,当时整个产品,包括整个定制行业已经是比较成熟了。”

已经积累了800家客户资源,产品品质也不错,为什么没有快速发展?邹宾堂分析:“只是认为可以转换,具备了转换的可能性,但没有继续思考要具备什么条件才能让这种可能性实现。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学会这个道理。”虽然,已经晚了别人好几步,但邹宾堂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发现必须在各方面加强完善,才能齐头赶上。于是,开始招募专业的招商人才,从2015年开始真正启动专卖店模式,并加强管理组织构架、企业文化等方面的建设,内外兼修,为下一步发展铺路搭桥。


新起点:重构营销系统


2018年,重构整个营销系统,这是沃格一个新起点。沃格在2015-2017年,两年期间新店扩张速度惊人,但期间有部分门店成活时间短,这让邹宾堂再度进行了深刻的思量。2018年,邹宾堂一边开始对专卖店的VI和SI系统进行全面升级、对营销团队进行整改,一边调整招商政策,坚持宁缺毋滥。因此,团队建设今年有了很大的改观。

邹宾堂总是能站在经销商的角度对经销商感同身受。虽然不能决定经销商的成败,但作为总部就必须要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好。在经销商的管理上,邹宾堂有更多的思考,试图用一种更加理想化的方式打破“相爱相杀”的厂商关系。

他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经销商的团队跟公司总部的团队是一个紧密结合、密不可分的大团队。但客观事实是:经销商跟总部总是处于一种对立与博弈的状态,这个关系要如何处理?换句话说,是否能让经销商的团队跟总部团队融为一体?该怎样赋予经销商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呢?为什么经销商会逃离?为什么苦心输出的方法,经销商不去做呢?


经销商大合影

经销商大合影


关于经销商管理,这是一个大课题。2017年,邹宾堂曾经策划“百团大战”。做“百团大战”的初衷,就是尝试解决总部跟经销商的对立关系问题,总结实用经验。但是障碍重重,问题多多,运作到第三届的时候暂停了。

未来,调整之后,邹宾堂还会继续去尝试“百团大战”,更好地解决厂商关系。邹宾堂干过批发、开过门店、开过工厂,因此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经销商,站在经销商角度上考虑问题,他觉得这才是根本。


抓企业管理的灵魂——组织架构


喜欢政治和历史的邹宾堂,深受毛泽东思想影响:要管好中国的事情其根本就是管好党的事情,把党的事情管好了,中国的事情就管好了。所以,邹宾堂认为:作为企业,先要管好干部的事情,干部的事情管好了,企业就管好了。

他认为,干部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代表性。因此,作为公司管理层,首先,要具备发现问题的能力;其次,是解决问题的能力。如果公司制定了很多制度,但还是持续出现各种问题,那到底是制度有问题,还是干部存在问题呢?这就需要思考。

为此,邹宾堂在公司开展了专项的“问题”会议,让每个干部深度挖掘自己部门的问题。在组织建设的时候,特别强调“因任设岗,使命必达”。他解释说:“如同打仗一样,每个岗位都有自己的任务,该狙击就狙击,该进攻就进攻,否则你的队友就会‘牺牲’。”


提倡“善恶”文化,做到奖善惩恶


善恶文化听起来似乎与公司管理无瓜葛,但邹宾堂特别强调了这一重要性,要建立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善恶文化,不但要提倡,而且还要坚决做到奖善惩恶。他试图通过善恶文化的建设,去引导干部到底应该做什么,进而确定组织的运行标准是什么。

通过善恶文化,对公司管理层、各岗位员工提出一些要求,养成一种承担责任的习惯。让员工承担起岗位责任,不互相包庇,能共同进步;让管理层弃掉小圈子,更加团结,目标一致。然后再把问题“格子化”,不管谁的问题,把遇到的问题摆出来。比如,是封边问题还是排钻问题?问题是否客观存在?是否认同?通过会议把这些问题“格子化”,具体问题具体落实到每一个责任人,胜任不了该岗位的,会被淘汰。


团队合影

团队合影


邹宾堂一直都在思考组织建设的问题:企业越大越要靠组织驱动,组织的建设如果有问题,企业一定会存在严重问题。因此,一个企业能够走多长远,就跟国家一样的,作为企业也要高度重视管好干部的问题,搞好组织建设。

今年,组织建设问题让邹宾堂感触颇深:没有规划和设计的人生是一塌糊涂的;同理,一个公司想要做好,一定是需要管理与建设的。那么,管理与建设的维度是什么?要管什么?建什么?如果不深度思考这些问题,正如没有规划的人生一样,一定是一塌糊涂的。


【后记】

经过多年的坚持,现在的沃格在业界越来越有影响力。这让邹宾堂颇感欣慰,也让他看到了希望,正所谓时势造英雄,现在信息化、互联化的发展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变革,在这个大时势,邹宾堂看到了机会。

邹宾堂说:“做事情一定要基于未来,基于未来考虑现在的事情,但同时把现在的事情踏踏实实做好,它才可以支撑未来,这两个维度一定要把握好。”

未来,沃格想干两件事情:第一,让前端成为一个基于居室空间的生活服务平台;第二,成为制造的输出平台,缩减服务成本,加快服务效率,做产能外移布局。类似中央工厂,这个中央工厂为制造赋能,最终让制造下沉到以县级为单位的市场。

邹宾堂憧憬着:在沃格的生活服务平台里面,细到一双袜子、一双鞋垫、一个调羹等等,在居室生活空间动线范围内产生的服务需求都会被满足。这种服务需求不是强加给消费者的,而是基于整个线上文化的输入。

“仰望星空,脚踩大地”,不管是未来的家居生活平台梦想,还是当下的实际问题,都是真真切切的,邹宾堂坚持脚踏实地朝着自己的“梦想”走下去。




上一篇:【专访】顺德五金协会会长何骁宇:聚群力打造“勒流创新五金小镇”

下一篇:【专访】三维家蔡志森:做行业升级的“加速器” ,重构家居产业链

GUANGZHOU BOJUNHOME
广州博骏家居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8-2019 BOJUN EXPO.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57367号

微信二维码
QQ客服咨询
回顶部